能源治理

欢迎二十大能源大国看油

这是一个不平凡的十年,石油行业的每个人都汇聚成一片大海。 非凡来自于他们捕捉石油龙虎的一米一寸进步,来自于油品品质的升级,来自于服务客户的“提升”。 《枪》里……他们用平凡的故事,在高原、沙海、戈壁磨练自己的不平凡业绩,浓缩成《我不平凡的十年》与你见面。

这是一个不平凡的十年,是由中国石油的每一次变革所塑造的。 非凡来自于石油人长期努力“稳住能源饭碗”的汗水,来自于改革道路上攻坚克难的选择,来自于科学技术自力更生、自强不息的实现。技术。 以勇攀高峰的坚韧……他们走在创新之路上,走在市场前沿,走在国际舞台上。 这些都将被定格成“融合十年”的历史瞬间,永远载入史册。

新能源技术专家

能源治理_能源治理最大的挑战_能源治理体系

七点左右到达办公室,看资料、做研究、做项目,天色从昏暗变成深暗,一刻也停不下来……王社娇万万没想到,他临近退休的时候会更加忙碌——对这份“火热”的爱情一生的热爱

王社娇今年57岁,是中国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新能源研究中心的企业技术专家。 长期从事新能源、非常规资源及技术发展战略与规划研究。 如果给他的地热生涯画一条线,那将是一条明显的“V”形曲线。

地热开发时机将出现在2020年。王社教清楚地记得,5月21日,中国石油召开新能源产业发展战略研究研讨会,吹响了全面进军新能源的号角。 如今,王社教作为“十四五”重大科技攻关项目主任,正在积极组织地热能经济高效开发关键技术研究。 研究之余,他经常给年轻人做新能源讲座,普及地热等新能源技术,引起了很多年轻科研人员的兴趣。 【详细的】

能源交易商

能源治理_能源治理体系_能源治理最大的挑战

英国伦敦约翰·亚当街ADELPHI大厦11楼,四台电脑显示器上,有快速跳跃的数字、时不时弹出的新邮件、密密麻麻的分析报告、不断更新的对话框。 ..在一堆信息数据的“轰炸”中,日均交易量百万美元的交易员孟庆庆开始了一天的工作——我在伦敦与油海潮水搏斗

这是孟庆庆来到中油国际伦敦公司的第六年,也是加入中油国际伦敦公司的第十一个年头。在此期间,他完成了从北京外国语大学阿拉伯语系毕业生的转变。大学毕业后担任国际商业公司交易总监、伦敦公司原油部门交易团队负责人。 他还见证了中国石油国际贸易业务从快速起步到蓬勃发展的历程。

起起伏伏,跌宕起伏,近10年的交易生涯,也让他体会到了自己的交易理念。 他的抽屉里常年放着一本《毛泽东选集》。 诸如“积小胜为大胜,以时间换空间”等理论都被他运用到了交易中。 “路就这么简单,我们需要用更平和的心态去迎接更大的市场。” 他说。 【详细的】

塔里木研究员

能源治理_能源治理体系_能源治理最大的挑战

茫茫戈壁、沙漠深处、刀锋山脚下,超深井正在加速进入地球深处。近十年来,以张全为代表的塔里木科研人员不断磨砺自己的工程技术“利剑”,立志探寻地下迷宫中的“宝藏”,构筑超深层新成果——我与地球来一次“深度”对话

速度和效率提升的背后,离不开塔里木油田超深层工程技术的快速迭代,也离不开工程技术攻关团队多年的努力。 39岁的张全就是这支球队的一员。

现任塔里木油田油气工程研究院钻井所钻井技术室主任的张全,从中国石油大学(北京)博士毕业后毅然选择了塔里木油田。 2014年获油气井工程专业博士学位。

6000米、7000米、8000米……九年后,这组数据记录了张全与塔里木盆地对话的“深度”,也见证了塔里木油田攀登一座“地下珠穆朗玛峰”的速度又一个。

上天堂不易,下地更难。 超深井每增加100米,盈利开发难度就会成倍增加。 提高钻井速度和效率永无止境。 超深部工程技术的不断迭代和更新是张泉的主要科研“山”。 【详细的】

玉门油田“光一代”

能源治理_能源治理最大的挑战_能源治理体系

2020年,发展80多年的玉门油田将迈出绿色转型的第一步。 从爷爷起就“保油保电”的老胡家也发生了变化,孙子胡龙成为油田发展新能源业务的中坚力量——从“油三代”到“油三代”一代光”

从“石油三代”到“光的一代”

玉门油田走上了转型发展之路。 胡龙和他的同事们也成为油田新能源事业舞台上的主角。

2021年12月27日,胡龙永远不会忘记。 中国石油首个大型集中式并网发电示范项目——玉门油田200兆瓦光伏发电示范项目成功并网,成为中国石油实现“双碳”目标的务实举措。

看到主控室大屏幕上跳跃的并网发电数据,看到曾经荒芜的戈壁滩上铺满了光伏板,胡龙泪流满面。 “我是‘石油三代’,现在我是玉门油田的‘光之少女’。” 从那以后,胡龙就一直这样介绍自己。 【详细的】

储气人

能源治理体系_能源治理_能源治理最大的挑战

在渤海湾北岸,转业的王升平和辽河油田储气库工作人员经过十年艰苦奋斗,建成并成功运营了东北最大的储气库。 安全新贡献——为建设银行送去千家万户的祝福

王胜平,47岁,现任辽河油田储气库公司常务副经理。 12年前,他从辽河油田某采油单位调入新成立的储气库项目部,从一名热注安全管理员转型为一名储气库建设者。 “相对于石油生产,储气是一项新业务,发展空间很大,我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王胜平说道。

从安全的“守门员”到祝福的“守护者”,从一线员工到管理岗位,王升平感恩自己的选择。

近10年来,他参与建设了全国单日注气量最大的辽河储气库群。 他见证了我国天然气储运设施的发展和完善,也见证了东北冬天更加温暖和清洁……[详细]

海洋地球物理测量员

能源治理最大的挑战_能源治理_能源治理体系

神秘而遥远的深海蕴藏着丰富的能源资源。刘兆和和一批海洋物探人深耕海洋物探市场十年,见证了东方物探一步步走上国际海洋物探舞台的中心——听,来自深海的讯息

35岁的刘钊曾担任多个大型海底节点(OBN)地震勘探项目的技术总监,见证了国内OBN技术从无到有、从弱到强、从浅到深的发展历程。

八年前,刘钊从中国石油大学(北京)研究生毕业。 他坚信海洋物探领域是技术创新的沃土,因此选择加入东方物探事业部,誓要在深海挖掘能源宝藏。 从此,他“跳”进了大海。

刘钊打开手机地图APP,向记者展示了他点亮的世界各地海洋区域。 这是他一路走来的OBN项目足迹,也是东方物探在全球海洋勘探市场快速发展的见证。 【详细的】

石油研究专家

能源治理_能源治理体系_能源治理最大的挑战

很多人都羡慕孙长庚的“运气”。 他年纪轻轻就成为中国大乙烯技术项目的核心专家,并获得多项奖项。但很少有人知道,他在面对每一次考验时付出了多少努力——将自己的青春奉献给了中国大乙烯

十几年来,除了结婚时把头发染成黑色外,孙长庚一直都是“奶奶灰”的头发。 同事们总是调侃他的头发:“原来科研专家也这么时尚。” 但谁都知道,30岁头发花白是因为他为中国的大型乙烯项目付出了太多的努力。

孙长庚,43岁,环球工程北京分公司工艺部经理。 29岁成为国家大型乙烯项目专项组核心成员之一; 36岁获中国石油科技进步特等奖、第七届侯德榜化工科技青年奖; 37岁参与完成重大科技项目,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在很多人眼里,他是成功的、幸运的。 【详细的】

石油数据采集器

能源治理体系_能源治理最大的挑战_能源治理

在陕北黄土高原,有一处坡度达70度的“英雄坡”。 十年前,龙晓峰还是一名“蓝领工人”,每天要多次爬陡坡记录井口数据。 如今,龙晓峰是一名“白领”,坐在中控室,用电脑远程控制油井、水井。 10年,坡还是那个坡,龙晓峰和长庆油田却一起变了——我在黄土高原上唱《空城计》

长庆油田横跨陕西、甘肃、宁夏、内蒙古四省,油气井像一把芝麻一样散布在20万平方公里的黄土高原上。 传统的人海战术注定会失败,只能用数字网来“网”散落的“芝麻”。

2012年,数字化的东风吹到了龙晓峰所在的好汉坡中心站。 该站是长庆油田首批数字化建设试验场,成为“数字中国石油”首发的样本。 井数量增加,现场人员减少; 产量增加了,工作量减少了。 在沟壑纵横的黄土高原上,唱响着数字时代的“空城计”。 【详细的】

石油建设者

能源治理_能源治理体系_能源治理最大的挑战

在南海之滨,任兰友和数万名建设者用近十年的时间,在这片曾经不毛之地,筑起了世界级炼化基地广东石化,践行了石油人保住能源就业的使命。为了实现能源强国的梦想,他们用行动回应——世界级炼油厂,我最自豪的年轮

任兰友现任工程建设公司广东石化项目部副总经理。 20年来,他足迹遍布,从兰州石化到广西石化,从海上油气陆上接收站到黄冈液化天然气工厂,参与了国内十几个重大项目的建设,每年完成一个新项目。平均两年。 对他来说,这些项目就是他的年轮。 但最让他自豪、自豪的年轮,还是在广东石化项目的那些年。

8月15日,工程建设公司承建的炼油区77个主体工程单元全部由中交完成,成为广东石化首个全面实现中交目标的总承包商。 截至目前,工程建设公司累计实现安全工时约9000万小时,创造了中国第一起重机等多项“中国第一”、“亚洲第一”、“世界第一”。亚洲和该国最大的单体单位。 【详细的】

石油钻工

能源治理最大的挑战_能源治理_能源治理体系

大庆油田有句老话:“功劳大,吃大猪”。 50010钻井队走出东北黑土,挺进巴山沭水,进军非常规油气开发,位居页岩气钻井“英雄榜”前列——川渝河谷,我们吃饭东北杀猪菜

10年来,刘志强带领的50010钻探队继承和发扬了大庆精神、铁人精神,走出黑土地,勇敢进军外部市场,把钻头砸进了沙漠戈壁,也钻进了大漠戈壁。进入岛屿。 2017年,乘着中石油内部矿权转让改革的契机,刘志强和队友们踏上巴蜀大地,进入非常规油气开发领域。 【详细的】

刘志强告诉记者:“60多年前,国家缺石油,我们石油人艰苦奋斗,为国家摆脱了‘贫油’标签。现在,为了稳定我们的能源就业,我们一定要更加努力才行!”

“如今,川渝两地有1000多名大庆石油人,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但对整个团队来说,能吃上一顿家乡的猪肉,还是很有意义的。这是一场庆典,是一场胜利。”鼓励一下,味道更香了!” 刘志强笑着说道。

石油和天然气运输车

能源治理体系_能源治理最大的挑战_能源治理

他是一名液化天然气罐车司机。 为了温暖藏区人民,他每年都会在天路度过300多天的时间。 10年时间,行程超过120万公里,相当于绕地球赤道30圈——天路发气器

由于疫情突如其来,郑又禄已经近半个月没有去拉萨了。 他告诉记者,这是他10年来离开拉萨最长的一次。 以前,他总是盼着能多和家人呆几天; 现在他很担心:“不知道那边的天然气够不够。”

郑有禄是中国石油运输公司青海分公司的司机。 他的工作是驾驶一艘液化天然气罐车,将天然气从青海格尔木运送到西藏拉萨。 往返2300公里,如果顺利的话,需要五六天的时间。 10年来,他往返500多次,行程超过120万公里。

这些数字成为中国石油“气化西藏”工程的生动记录。 【详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