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治理

加快构建双循环发展新格局九大着力点二

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必须集中精力办好自己的事,重点抓好九大方面,打造未来发展新优势。

 

六、构建现代流通体系

建设现代流通体系是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重要环节。 高效的流通体系可以在更大范围内链接生产和消费,对于扩大交易范围、促进分工深化、提高生产效率、促进财富创造具有重要作用。 构建新发展格局,必须把建设现代流通体系作为重要任务。

一是建设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 虽然我国综合交通网络已达到相当规模,但与新发展格局的要求相比,交通网络布局功能和交通结构仍不合理,部分骨干通道运力紧张,城市发展城市群、都市圈交通网络和综合交通枢纽不足。 西部地区、农村、边境地区等地区交通设施还比较滞后,这些“硬件”设施的短板需要精准补充。 与此同时,提升交通服务、组织管理等“软实力”的任务更加紧迫。 要充分结合现代经济运行和流通组织要求,创新交通运输服务和组织模式,大力发展智能交通、绿色交通,构建统一开放有序的交通市场,保障国际、区域内货物流通畅通。 ,以及城市和乡村元素。

二是构建现代物流体系。 物流的延伸性和功能衍生性有限,以及与现代供应链、产业链、价值链组织运作的衔接不够,是当前影响我国物流发展和流通效率提升的关键问题。 要以国家物流枢纽为战略支点,加快构建适应新形势下经济运行和产业联动的物流“通道+枢纽+网络”和流通“平台+模式+通道”总体布局。发展格局。 全面提升物流服务质量,大力发展智慧、绿色、冷链等专业物流,挖掘中欧班列、西部陆海新通道等经贸流通价值,助力实体经济降低成本,提高效率。 加强应急物流体系建设,提高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

三是推动交通物流等传统小流通与金融信息等现代大流通深度融合发展。 流通发展方式较为传统,“小流通”与“大流通”联动不足是制约流通效率提升的重要原因之一,进而导致循环运行支撑力度不足国民经济的。 要以跨界理念探索创新,充分发挥互联网、大数据等现代信息技术的赋能作用,推动交通物流数字化、智能化转型和跨领域融合发展。 培育壮大具有全球竞争力的龙头骨干流通企业,打通国际流通渠道。 对标国际先进流通规则和做法,完善流通市场体系,建立健全信用报告制度,加强土地、人才、法规、标准等要素支撑体系建设。 加强与现代金融深度联动,充分释放“流量效应”,培育通道经济、枢纽经济等现代流通经济新业态、新范式。

7、提高人们的生活质量

这是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也是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重要引擎。 提高人民生活质量,不断增强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关键是做好就业和收入分配工作。 只有实现更加充分、更高质量的就业,才能实现收入稳定增长,从而畅通消费过程,最终实现物质资料再生产的良性循环; 只有加大人力资本投资,才能提高劳动生产率,实现居民目标。 继续稳步增加收入和提高生活质量,促进劳动再生产实现良性循环; 只有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才能进一步扩大消费,推动消费转型升级,形成强大的国内市场和有效内需,助力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

一是稳定和扩大就业。 就业是民生之本、收入之源。 更高质量、更充分就业,不仅是增强人民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的重要保障,也是逐步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重要保障。 更高质量、更充分的就业将带来收入的增加和收入分配结构的优化。 收入稳定增长和分配结构优化,必然带动消费规模扩大和消费结构升级,从而实现物质资料再生产的良性循环。 稳定和扩大就业,必须强化就业优先政策,坚持经济发展的就业导向,完善以创业带动就业和多渠道灵活就业的保障体系,支持和规范就业新业态发展,保障就业。更加注重缓解结构性就业矛盾,努力扩大就业容量、提高就业质量、促进充分就业。

二是促进人力资本投资。 人力资本投资是促进劳动力再生产良性循环的保障。 目前,我国劳动力、资本、土地、知识、技术、管理、数据等生产要素由市场评价,按照贡献确定报酬。 促进人力资本积累的激励机制不完善,制约了居民收​​入和生活水平持续稳定提高。 品质提升。 此外,更加公平、可持续的社会保障体系尚未完善,教育、医疗、养老、住房、重大疾病等生命风险压力过大,导致一些群体“不敢有”。孩子们。” 促进劳动力再生产、实现良性循环,必须进一步优化政府支出结构,加大政府对教育和职业培训的公共投入,提高全社会劳动力人力资本水平。 要加快制定人口中长期发展战略,优化生育政策,增强生育政策普惠性,提高优生优育服务水平,降低生育、育儿、教育成本,促进生育能力提高。人口长期均衡发展。

三是扩大中等收入群体。 中等收入群体的边际消费倾向较高。 他们有不断提高生活质量的强烈愿望和基本条件。 他们是刺激生产、促进消费的最大群体,也是推动消费转型升级最稳定的动力。 因此,让大多数人进入中等收入群体,既是消费升级和社会再生产良性循环的基础和前提,也是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关键。 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必须大力拓宽人民收入财富增加渠道。 通过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让一切劳动、知识、技术、管理、资本等要素的活力迸发出来,让一切创造社会财富的源泉得到充分流动。 同时,多渠道增加居民财产性收入,加强产权保护,增强人民群众财产安全感,让潜在低收入群体尽快进入中等收入群体行列。可能,使他们成为一个大国内部可以循环利用的主力军。

八、实施高水平对外开放

这是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必由之路。 推动双循环,必须坚持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的对外开放。 通过加强开放合作,与世界经济更加密切互动,不仅可以促进我国经济和世界经济的生机和活力,也可以增强发展。 主动性、安全性,提高国内流通效率和水平。

一是着力促进“一带一路”市场畅通。 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基础设施、贸易、资本互联互通取得显著成就,但仍需进一步推进,推动“一带一路”建设深入扎实,畅通“一带一路”市场。 我们要继续与各方共同努力,加快形成陆、海、天、网四位一体的设施互联互通网络。 要从项目建设、市场开拓、金融安全、规范企业行为、加强风险防控等方面下功夫,促进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畅通。 推动建立稳定、可持续、风险可控的金融服务体系,让资金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高效流动。 要加强合作机制建设,形成多层次合作架构,为“一带一路”市场循环提供坚实制度保障。

二是以贸易创新发展为抓手,促进国内外供需良性循环。 贸易是连接国内和国际市场的主要方式之一。 我国外贸正处于新旧动能转换的关键阶段,面临前所未有的外部风险挑战。 要大力转变方式、调结构,实现高质量发展,有效推动国内国际双循环。 充分利用超大规模市场扩大进口的“王牌”,使我国成为全球商品和服务的巨大引力场。 要不断提高出口质量和效率,走优质低价之路,增强出口产品国际市场竞争力。 要适应疫情防控常态化趋势下全球服务贸易发展要求,大力发展服务进出口。 我们要顺应新一轮科技革命下国际贸易发展新趋势,培育跨境电子商务、数字贸易等全球贸易新业态新模式。

三是引进来和走出去并重,促进国内国际产业链供应链畅通。 我国已成为利用外资和对外投资大国,但双向资本流动的质量和效率有待进一步提高,从而增强我国在产业链、供应链双循环中的资源配置能力。 继续积极稳妥推动企业走出去投资和国际产能合作,为国际社会特别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提供资金供给,深度参与和引领国际产业结构重建供应链。 稳步审慎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为国内外实体经济循环提供强有力的货币金融支持。 在增强自主创新能力的同时,探索新形势下国际科技合作新路径,建立健全开放型自主创新体系。

九、牢牢守住安全底线

这是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重要前提和保障。 随着社会主要矛盾发生变化,各领域改革已经到了关键时刻。 在构建新发展格局过程中,如果不能科学处理各种关系,可能会给经济社会发展带来较大负面影响,甚至导致风险增大、矛盾激化。 因此,既要增强安全意识,强化底线思维,防范外部经济和资源能源冲击风险,又要争取内部金融、生态领域的战略主动权。

一是加强经济安全风险预警、防控机制和能力建设。 充分发挥国家新体制优势,加大原始创新投入,提高人工智能芯片、5G芯片、原药、新型发动机、新能源电池、精密仪器。 平台体系促进相关技术装备供给多元化,大幅提升核心技术、标准、生产工艺的能力和安全可控性。 实施产业竞争力调查评价工程,增强产业体系抗冲击能力。 评估产业链、供应链安全,识别风险等级,分类实施政策,及时提供风险预警和应对预案。 制定实施降低制造成本、稳定国内制造业发展专项行动。

二是保障粮食安全,保障能源和战略矿产资源安全。 对于我们这样一个拥有14亿人口的大国来说,确实是有粮在手,时刻不慌。 解决粮食问题始终是施政的重中之重。 要把保障粮食安全摆在突出位置,健全粮食安全体系,全面落实耕地保护责任,推进高标准农田建设,毫不放松对粮食生产的关注,稳步提高粮食生产能力,加快推进高标准农田建设。转变农业发展方式,农业生产加快发展。 现代发展。 作为全球最大的能源生产国和消费国,能源和战略矿产资源安全是关系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全局性、战略性问题。 要继续加强国内油气干线管网建设,务实推进国际能源合作,建立多元化供应体系。 同时,我国应充分发挥能源技术、资金、设备、市场等优势,积极参与国际能源治理,实现开放条件下的能源安全。 维护水利、电力、供水、油气、交通、通信、网络、金融等重要基础设施安全,推动战略矿产资源进口多元化,提高资源集约安全利用水平和能量。

三是维护金融安全,守住防范系统性风险底线。 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 金融活跃,经济就会活跃。 金融稳定了,经济也就稳定了。 完善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监管框架,完善金融管理体系。 强化金融机构防范风险主体责任,完善金融控股公司监管。 深化金融市场改革,优化社会融资结构,积极有序发展股权融资,稳步提高直接融资比重。 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引导更多金融资源配置到经济社会发展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为实体经济发展提供稳定、全面、优质的金融服务。

四是保障生态安全,实现可持续发展。 生态环境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的重要保障。 生态环境问题不仅是经济问题,也是重大社会政治问题,必须认真对待。 要进一步完善生态环境系统治理方法论,以市场化、专业化、产业化为引领,建立健全生态环境治理市场化长效机制,加快构建政府主导、企业主导的生态环境治理体系。主体为主体,社会组织和公众参与。 治理体系。 高度重视并逐步加强重点地区、流域环境污染和新污染物治理,以绿色发展有效促进经济发展与生态环境保护协调发展。 加快经济结构转型升级,新旧动能不断转换,统筹推进经济高质量发展和高水平生态环境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