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修复

绿色可持续修复是污染土壤治理的必经之路

土壤是岩石圈表面的疏松表层,是陆地植物生命的基质,也是陆地动物生命的基础。 在《淮南子》和《后汉书》中,土泛指土壤和土地; 在《史记》和《资治通鉴》中,泛指封地、领地; 在《汉书》和《后汉书》中,土泛指土壤和土地。 指乡村; 现代则泛指第四纪活沉积物/风化堆积物。 更具体地说,土壤是由各种颗粒状矿物质、有机质、水分、空气、微生物等组成,它可以为植物提供必需的养分和水分,也是动物生存的栖息地。

土壤一旦受到化学污染,后果非常严重。 重金属对土壤的污染基本上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许多有机化合物的污染也需要很长时间才能降解。 土壤中的污染物可能会迁移、扩散、稀释进入生态系统,甚至通过食物链层层传导,通过呼吸道、消化道、皮肤等进入人体。 短时间内大量毒物进入人体可引起急性中毒,少量毒物长时间进入人体可引起慢性中毒。

2016年,国务院印发土壤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指出土壤环境总体状况令人担忧,部分地区污染严重,提出切实加强土壤污染防治,逐步改善土壤环境质量。土壤环境质量。 一般来说,土壤污染修复存在以下问题:(1)土壤污染源调查困难。 既要控制已污染的“内部源”,又要控制“水、大气、固体废物”等“外部源”对土壤环境的影响。 (二)土壤修复技术存在局限性; (3)在选择修复技术方案时,往往关注修复工程本身的周期和经济成本。 有时,修复过程中会使用化学品和废物排放,这反过来又会产生新的问题。 对环境造成的影响; 缺乏一套系统有效的环境指标作为参考; (四)场地污染管理起步较晚,相关立法和行政管理制度相对缺乏。 这些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导致土壤修复工作、风险防范、应急管理等方面缺乏相关工作经验和工作目标,导致土壤污染治理工作难度大、经验不足、耗时长。 总之,修复工程将造成能源消耗高、资源消耗大、二次污染、土壤资源功能丧失、环境风险隐患高。

考虑到传统修复理念存在诸多缺陷,美国于2006年提出了绿色可持续修复的理念,得到了公众和政府机构的认可。 2016年,我国环境保护产业协会启动了《污染场地绿色可持续修复通则》的标准制定工作,旨在为绿色可持续修复的实施提供指导框架; 2017年“中国可持续环境修复大会”在京召开并签署《推进绿色可持续修复倡议书》; 同年,中国可持续修复论坛成立。

绿色可持续发展的核心概念是“三重底线”方法,即仅平衡地补救环境、社会和经济影响。 尽管中国正在开发一些环保修复技术,但由于这些技术的修复速度普遍较慢,利益相关者的接受程度有限。 除了示范项目外,实际应用案例还比较少。 与积极倡导绿色可持续修复、原位修复技术应用率达到50%以上的发达国家相比,我国还有一定差距。 在推动绿色可持续修复发展时,应注意以下几个方面:

(一)加强对行业和公众的教育宣传,大力宣传绿色、可持续修复理念。 我们可以参考美国EPA和SURF的做法,收集整理国内外绿色可持续修复的成功案例,让管理决策部门和公众充分了解绿色可持续修复所带来的环境、社会和经济效益。绿色可持续修复的理念。

(二)打造中国特色绿色可持续修复评估框架。 污染场地的再利用,从设备关闭、场地调查、修复到再开发,不仅需要资金、经验丰富的管理团队和创新的技术手段,还需要各社会团体和当地社区之间的良好沟通。 只有在环境、社会和经济需求得到平衡的情况下,污染场地的修复和再开发才是可持续的。 借鉴发达国家经验,结合我国修复技术水平和潜力,打造涵盖环境、社会和经济特征的绿色可持续修复技术评估框架,为我国污染场地选择提供方法论依据修复技术。

(3)加强场地前期调查,为实施绿色可持续修复创造条件。 如果缺乏基础环境数据,就难以评估修复行动的环境影响,在现场调查数据不足的情况下,也无法选择成本效益最大化、提高修复效果的联合修复技术。 可能选择不合适的修复技术,不仅影响环境产生意想不到的危害,而且给环境和社会带来高昂的成本。 因此,修复工作者在具备绿色、可持续修复理念的同时,在启动修复工程之前还必须对场地的地质、水文地质、地球化学和生物条件进行详细的调查。

(4)提高社会利益相关者对遗址修复决策过程的参与度。 由于污染和修复项目会带来公共卫生风险,因此必须增加公众参与,并尽可能公开信息,让公众接受和了解长期实施的修复活动及其带来的限制,包括项目实施过程中对周边环境、交通等的影响。 干扰,以及实施后周围环境质量的变化。 只有社会各方的利益诉求得到满足并体现在决策过程中,绿色、可持续修复的理念才能在整个修复过程中得到充分体现。

【参考】

1、污染场地绿色可持续修复理念、工程实践及对我国的启示。

供稿:于静

审稿人:蔡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