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废治理

变工业固废为宝

历时近两个月,挖掘出12万多吨黑色粘稠物……在宁夏中卫市梅里林区,不久前群众举报导致14块地块工业固体废物“飘到地上”,总面积达到12万平方米,相当于17个足球场。

近年来,固体废物污染报道不断增多。 生态环境部近日公布了全国环境保护报告情况,显示,2019年各类报告中,固体废物污染占6.8%,较2017年上升4.8个百分点。废弃物污染占23.6%,危险废物占23.2%,尾矿渣占13.7%。

报道增多的背后是工业固体废物产量的快速增长。 近日发布的第二次全国污染源普查公报显示,2017年,一般工业固体废物产生量38.68亿吨。 2016年,这个数字刚刚超过30亿吨。

生态环境部此前发布的《2019年全国大中城市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年度报告》也体现了这一趋势。 年报显示,2018年,200个大中城市发布固体废物污染防治信息,一般工业固体废物产生量达15.5亿吨。 相比之下,2个城市公布的信息量较上年减少,但一般工业固体废物产生量增加2.4亿吨。

从不同地区看,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工业固废产生强度较高。 2017年,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内蒙古、山东、河南等7个省份一般工业固体废物产生量占全国工业固体废物产生量的40%以上。 2018年,一般工业固体废物产生量前三位的省(区、市)为内蒙古、辽宁、山东。 从城市来看,内蒙古鄂尔多斯发电量排名第一,达到7516.6万吨;其次是辽宁鞍山和四川攀枝花,分别以5820.2万吨和5613.7万吨排名第二和第三。 前10位城市一般工业固体废物产生量总量为4.6亿吨,占200个城市产生总量的近30%。

“京津冀及周边地区是我国冶金、煤电产业的主要聚集区,工业固废的产生和贮存已成为制约地区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问题。” 工业和信息化部相关负责人表示。

业内人士指出,我国目前工业固体废物产生量占固体废物产生总量的80%以上,主要包括尾矿、煤矸石、粉煤灰、冶炼废渣、炉渣、脱硫石膏、磷石膏、赤泥和污水污泥等。 。 等,对环境和安全造成很大影响。 例如,大宗工业固体废物中含有的药品和铜、铅、锌等各种金属元素,会流入附近河流或渗入地下,严重污染水源。 干燥后的尾矿、粉煤灰等遇强风会形成粉尘,煤矸石自燃产生的二氧化硫会形成酸雨,对环境造成危害。 尾矿库、赤泥库等超期或超载使用,甚至违规操作,将带来极大的安全风险。

综合利用水平有待提高

工业固体废物来源于工业生产活动,其利用价值不低。 专家指出,与废水、废气相比,工业固废更容易实现资源化利用。 工业固体废物经过适当处理后,可以转化为工业原料或能源,如水泥、砂石骨料等建筑材料。 还可以从中提取金属和稀有金属,或者可以制造肥料和土壤改良剂。

关于工业固体废物的利用,此前国家多个相关文件均提出,到2020年,全国工业固体废物综合利用率达到73%。

目前利用率如何? 根据第二次全国污染源普查公报,2017年一般工业固体废物综合利用率为53.3%; 生态环境部年报显示,2018年,200个大中城市一般工业固体废物综合利用量占利用处置总量的10%,比例仅为41.7%。

从能够使用到实现,显然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山东东顺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姜家伟认为,与固体废物处置量相比,资源化废物收集和储存量只是杯水车薪,还有很大差距。资源利用率还有提升空间。 主要问题是资源利用技术需要不断升级。 只有提高技术、降低成本,才能满足日益增长的固废资源化利用需求。

中国社科院院士潘家华表示,我国工业固废综合利用率较低,还与相关行业科技创新政策支持不足、投入不足等因素有关。 由于工业固废综合利用产品成本较高、利润空间较小,如果没有相应的政策要求和资金激励,企业往往缺乏主动消化固废、实现资源化的压力和动力。 此外,社会各界对绿色生活、环保生产认识不足也长期存在。 公众对固体废物缺乏了解,对综合利用产品缺乏信任,制约了综合利用产品的市场应用。

地区之间的不平衡也是一个大问题。 业内人士分析指出,东部沿海地区工业固废产生量较少。 由于经济发达,市场需求量大,综合利用率普遍较高; 在山西、陕西、内蒙古、宁夏等煤电、采矿等行业集中的中西部地区,工业固废产生量较大,但由于经济发展有限、市场需求不足,综合利用率较低低的。

史上“最严”固废法发布

为提高工业固体废物处置利用水平,一系列新举措加快出台。 近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工业资源综合利用协同转型提升规划(2020-2022年)》,提出到2022年,年工业资源综合利用全区工业固体废物产生量8亿吨,主要再生资源回收量达到1.5亿吨,工业总产值突破9000亿元。

工信部相关负责人指出,具体来说,主要重点是工业固废协同利用制备砂石骨料,推动大宗冶金与煤电固废协同利用、扩大工业固体废物高值化利用规模,提高废金属综合利用水平。 ,促进废弃高分子材料高效利用,加快退役动力电池回收利用,促进资源综合利用产业发展,推动城市垃圾在生产系统协同处理。

在山东威海,“无废城市”建设成为其近年来的重点工作。 威海市生态环境局局长毕建康介绍,威海大力推进固体废物源头减量化、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置。 2019年10月,威海发布《威海市“无废城市”建设试点实施方案》,确定了59项建设指标和81项具体任务。 在固废管理方面,有关部门陆续出台绿色园区、绿色工厂、绿色供应链评价办法,推动绿色产业发展; 颁布实施《威海市危险废物管理办法》,强化危险废物闭环管理; 还在南海新区建设了工业厂房固废处置中心,年处理处置危险废物和一般工业固废13.7万吨,形成了兼顾日常和应急,焚烧、填埋于一体的综合处置能力和综合利用。

包括威海在内,目前全国已有16个“无废城市”试点,各地加快推进工业固废处置和综合利用:深圳提出一般工业固废综合利用率达到98 % 到 2035 年; 包头将于年底前完成工业固废物联网监测平台建设; 重庆将建设“固废虚拟产业园”,打造智慧固废全链条回收新模式…

在法律层面,也有新的举措。 新修订的《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将于2020年9月1日起施行。其中,单设一章关于工业固体废物、强化产生者责任、增加污染等制度排污许可证、管理台账、资源综合利用评价。 从法律责任角度,严厉打击违法行为,增加罚款数额,增加处罚种类,强化对个人的处罚力度,补充部分违法行为的法律责任。 被称为史上“最严”固废法。

“从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的战略决策,到打造循环经济产业链,再到‘无废城市’理念的提出、固废法的出台和政策上,我国的资源循环利用已经在理念、行动和成果上取得了长足进步,未来将提供更多的政策支持,企业实现绿色生产,科研机构提供技术支持,人们的环保意识会提高,多方共同努力。”潘家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