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聚焦学术中国】全球治理背景下如何推动全球能源安全体系变革

针对第二个问题,即国内能源消费上升威胁能源出口,海湾国家采取措施与中国等国家合作,采用节能技术,发展可再生能源,尽可能减少出口化石燃料消耗。并确保化石燃料仍然是国家经济的支柱。 在清洁能源领域,阿联酋和沙特宣布分别承诺在2050年和2060年实现净零排放,减少经济对化石燃料出口的依赖,并制定发展高效清洁能源的长期目标。 例如,韩国韩国电力公司赢得了阿联酋巴拉卡核电站的建设项目。 沙特核电项目也在规划中,中俄韩正在争夺投资沙特核电的机会。 然而,这些经济领域的合作常常遭遇恶性竞争和政治干扰。 例如,美国已宣布不会将中东交给俄罗斯、中国和伊朗。 因为从美国的角度来看,中国的对外投资理念与美国及其盟友不同,不像日本、印度、韩国的投资。 中国才是真正能够制衡美国的力量。

最后也是最棘手的问题是共同维护能源基础设施和重点能源运输走廊的安全。 这就需要大国进行合作,甚至做出一定的妥协,以免两败俱伤。 美国一直是中东事务的主导国,与沙特等产油国保持着合作关系。 然而,过去几年,由于美国和沙特在石油生产、人权、地区安全秩序等问题上存在分歧,以及中国在中东投资的扩大,海湾国家中东局势已趋于中美平衡,或由单极向多层次发展。 趋势非常明显。 二十年来,美国在中东维持单极主导地位变得越来越困难。 拜登政府也在调整中东战略。 最明显的变化是,它不再优先考虑维持与中东盟友的关系。 ,而是更多地与欧洲、澳大利亚和亚洲的所谓“自由世界”国家结盟,以应对中国崛起对其全球霸权的挑战。 这导致美国对中东海湾地区的安全承诺下降,能源基础设施和关键能源运输通道屡遭攻击。 但一旦中国参与维护地区安全的军事、政治和外交行动,就会引起美国和欧盟的警惕,担心中国会填补该地区的安全空白。

能源治理与法律前景_能源治理_能源治理与法律/

大国合作构建全球能源安全新体系之路

一、气候治理维度合作路径

气候治理维度实现能源安全目标有两条路径:一是调整能源消费结构;二是调整能源消费结构。 另一个是节约能源。 在调整能源消费结构方面,要减少煤炭等碳排放较高的化石燃料的消费,增加核能、天然气和可再生能源的消费。 从全球范围来看,核能、天然气和可再生能源资源储备较为丰富,完全可以替代煤炭、石油等高碳化石燃料。 全球范围内不存在客观因素导致某个国家生产的天然气不适合消费,但主观因素制约了低碳能源的全球配置。 以天然气为例。 常规天然气储量丰富的中亚里海地区、中东海湾地区和东南亚南海地区,以及页岩油气丰富的北美和亚洲储备、尚未充分开发和自由贸易。 如果这些可开采的天然气资源不再受到技术、政治和贸易保护主义的限制,就可以用更多的天然气替代煤炭发电,以满足全球日益增长的电力需求。 又如核能的开发和应用。 第五代核技术和小型核反应堆不仅可以满足分布式发电的需求,而且可以实现核能的安全应用。 但美国和国际核安全组织以核不扩散为由,阻止多国民用核能技术进口和核能设施建设。 核能作为清洁高效的能源一度被亚欧大部分国家抛弃,不少发展中国家也“谈核为耻”,坚决放弃核能发展。 风能、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的开发和应用也是如此。 在民粹主义和极端环保主义的阻挠下,可再生能源电站选址、跨境输电、智能电网建设一再拖延。 最终,许多大型项目都失败了。 国际能源署和国际可再生​​能源机构需要调整政策,鼓励各国最大限度地发展节能技术、低碳能源和清洁能源作为推动全球能源转型的目标。 同时,改革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金融机构,借助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丝路基金等新兴金融机构,制定节能、低碳能源、和清洁能源在第三季度支持这些跨国项目。 世界为发展和投资提供了有利条件。

二、经济治理层面的合作路径

中东、东南亚、南美等欠发达地区非常需要大规模投资开发能源资源。 引进大规模投资、专业技术人才和管理人才,可以帮助这些地区解决资金缺口和技术难题。 近期,欧洲也有意从海湾地区和东南亚大规模进口天然气。 与欧洲相比,中国、印度等亚洲市场可以提供更长期、更大规模的市场,以及更多的投资机会和制衡力量。 然而,欧美在开发替代能源方面引领能源转型,市场规模逐渐萎缩。 化石燃料的需求总体呈下降趋势。 因此,世界能源出口国的化石燃料出口方向正在从西方转向东方。 这导致西方国家稳定原油价格、调整能源市场结构、实施能源制裁的能力下降,主导全球重大地区事务的能力也下降。 为了维护能源市场稳定、维持大国力量平衡,大国可以在特大型能源项目投融资领域展开合作。 例如,为实现经济多元化改革目标,减少经济对石油的依赖,能源出口国正计划投资国内超大型清洁项目,包括核电项目、超大型新型智慧城市、旅游文化项目、这些超大型项目不仅需要大规模的融资,还需要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建设和数字技术服务。 当前,中国、美国、欧洲国家是最有潜力的合作伙伴。 大国之间的大型项目合作不仅可以帮助这些国家实现经济转型,还可以通过经济合作继续保持其在全球经济中的影响力,减少国际竞争的影响。 能源价格波动引发的经济周期危机可以实现能源安全的经济治理目标。

三、安全治理维度合作路径

在安全、政治和外交领域,如果美国继续将中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甚至敌对国家,很难想象中国会继续让其能源安全战略通道处于美国的控制之下。美国不会允许中国继续在中东和东南亚的地区安全和能源走廊安全上搭便车。 因此,中国能否在能源安全的安全治理领域发挥作用,主要取决于美国的对华政策。 一定程度上,中国在地区安全和政治外交中的作用是中美大国在地区竞争的延伸。 从目前美国对华政策来看,美国并不把中国视为地区稳定的依靠力量,而是将中国排除在外。 因此,中国必须依靠自己的力量来维护能源安全战略通道的安全,保护资产和人员安全等海外利益。 但由于中国尚不足以独自维护地区安全,多边合作将是与美国不同的战略计划。 以中东为例,中国提出全球安全倡议,强调中国支持中东“新安全架构”。 沙特等中东海湾国家是多边秩序的倡导者,有兴趣加入金砖国家和上海合作组织,实现多边合作。 美国打造I2U2等“新安全联盟”,遏制中国的目的十分明确。 中国将联合可以联合的主要力量,与对中东稳定有共同利益和诉求的国家,甚至美国的传统盟友,如日本、韩国、印度、沙特、与以色列共同维护中东安全。 在中东多层次、多边的地区安全架构下,美国不再是唯一的主导国家。 中国、亚洲其他国家、欧洲、俄罗斯也将在中东发挥更大作用。

(作者为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