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碳环保

高能耗项目反弹增压“十二五”节能减排目标

“节能减排工作要实现‘十二五’约束性目标,形势依然严峻,任务十分艰巨。‘十二五’前三年能耗强度指标只完成了54%,低于进度应达到的60%的要求;氮氧化物排放量指标前三年只完成了要求的20%。”国家发改委资源节约和环境保护司副司长吕文斌6月28日在2014中国钢铁节能减排论坛上表示。 

吕文斌还表达了自己的另一个担心:“经济面临下行压力的情况下,很多地方可能会上一些项目,推一些政策。我们担心如果高耗能、高排放的项目反弹的话,完成节能减排指标的压力还是非常大的。”

首钢京唐公司能源环保部部长邵文策认为,当前国家节能环保形势越来越严峻,节能减排力度也逐渐加大,发展循环经济,建设绿色钢厂势在必行。

这样的认识是建立在钢铁行业节能减排压力巨大的基础上的。

吕文斌表示,钢铁行业能耗占到全社会能耗的1/6,是节能减排的大户。

数据显示,钢铁行业吨钢能耗虽持续下降,但节能目标完成任务仍有滞后,截至2014年4月,完成“十二五”节能目标的进度仅为59%。

在冶金工业研究院院长兼李新创看来,下一步我国节能减排面临诸多挑战,比如能源需求压力依然巨大,能源供给制约较多,能源生产和消费对生态环境损害严重,同时能源技术水平总体仍然落后。

国务院文件已明确要求,2015年底前淘汰落后炼铁产能1500万吨,炼钢产能1500万吨,总数4万立方米的烧结机则要全部安装脱硫设施。

在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张长富看来,这样的要求是非常严厉的,这是一场硬仗。

张长富表示,国内重点钢铁企业吨钢能耗与国外先进企业相比,要高10%。此外,中国钢铁行业吨钢环保成本为每吨55元,而日韩等国家先进企业环保成本高达每吨150元,国内优秀企业环保成本也在每吨110元,环保做得好的企业与差的成本相差近百元,已经影响到企业在相同市场条件下的公平竞争。

工信部节能与综合利用司副司长高东升表示,国家更多的支持要转向减排上,加大政策的支持和约束力。

环保部污染防治司综合处副处长王晓密指出,新环保法出台后,因为环保超标构成的环境犯罪,追究责任的司法案例,现在在各地都很多。

“目前环保部门对重点行业保持监管高压态势,每月检查一次,每个企业都要查到,目前仅京津冀地区移送司法机关的案例已经有40多起。此外,未来有些企业要强制公开排放信息,未来企业达标排放的压力很大。”王晓密说。

但高压的政策也将催生出节能环保产业的机遇。有些企业开始筹谋未来,浙江杭萧钢构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单银木表示,根据国家发改委测算,到2020年前,用于建筑节能项目的投资至少有1.5万亿元。大规模应用更为节能环保的钢结构技术,不仅是产业技术升级的要求,更是产业环保升级的必然选择。

但河北一家节能环保设备供应商表示,节能环保产业是趋势,但现在很多钢铁企业因为缺钱,不能按时付款,导致不少环保产品供应商难以为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