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旅游

发达国家对气候变化负有历史责任理应率先大幅减排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张军近日在安理会气候与安全问题公开辩论会上表示,发达国家对气候变化负有历史责任,理应率先大幅减排。

张军发言说,关于气候与安全之间的关系,安理会多次开会讨论,显然存在意见分歧,还需要深入探讨。否定气候与安全之间存在关联,不是科学态度;将气候问题泛安全化,脱离具体情境谈论气候变化的安全影响,恐怕也不是科学态度。

张军表示,各国应对气候变化的能力存在巨大差异,其背后是发展水平的巨大差距。因此,要阻断气候变化向安全风险传导,最根本的办法是从发展入手,帮助发展中国家跨越发展鸿沟,提高气候韧性和应对能力。在这方面,安理会不能成为清谈馆,追求正确,而要脚踏实地,结合自身授权,真正为发展中国家应对安全风险做些实事。

张军说,《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及其《巴黎协定》是应对气候变化最重要的遵循。公约所明确的基本共识是,发达国家对于全球气候变化负有历史责任。他们理应率先大幅减排,更早实现净零乃至负碳排放。遗憾的是,去年以来,一些发达国家能源政策出现,化石能源消费和碳排放不减反增,有关情况令人不安,安理会应予密切关注。这也提出了一个问题,如果说气候变化构成潜在的安全威胁,那么在履行减排义务方面消极的行为,包括单方面退出《巴黎协定》,是否也构成对国际和平与安全的威胁?安理会可不可以依据联合国宪章授权采取强制措施,纠正这些消极行为?这值得我们深入思考。

张军指出,发达国家在气候融资问题上有不少历史欠账,需要尽快填补每年1000亿美元的缺口,并制定2025年后新的集体量化资金目标。有的国家以推动本国能源转型为借口,通过各种不公平法案和行政举措,投入数千亿美元为本国制造业提供高额补贴,同时针对别国的绿色产业大搞贸易壁垒,掐断发展中国家获得绿色技术的路径。这些行为公然违反世贸组织规则,扰乱全球绿色产业链和供应链,破坏各国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努力,与国际社会应对气候变化的集体努力背道而驰。这些行为也让有关国家的漂亮口号显得苍白和虚伪。安理会要发挥作用,应坚决反对这样的行为和做法。

张军说,生态环境是人类生存发展的根基。中方愿同各方继续携手努力,推动构建公平合理、合作共赢的全球气候治理体系,共同建设清洁美丽的地球家园。